登錄站點

請由此登入

查看日誌|返回日誌列表

鬼滅之刃 鬼舞辻-角色經歷

2021-01-31 11:22
平安時期

鬼舞辻無慘出身於遙遠過去的平安時代。無慘還未出生時就被死亡的陰影緊緊纏繞著,在母親腹中因為虛弱心臟一度停止跳動,甚至以一個死嬰的狀態誕生於世。雖然無慘憑藉對活下去的執念拚命從鬼門關爬了回來,但依舊因罹患絕症而被斷言活不過20歲,平日一直卧床不起。

一位善良的醫生為延續其壽命而為其研製了一種葯,但此葯的副作用讓無慘以為自己的病況反倒惡化,因而憤怒地殺死了醫生。直到醫生死後,無慘才發現自己不但身體恢復了健康,還得到不老不死而且更加強韌的肉體,但也開始渴望吃人類的血肉。儘管這對獲得了強大力量的無慘來說不成問題,然而只要照射到陽光就會死成為了無慘最致命的弱點,一輩子無法在陽光下行走讓無慘感到無比的屈辱和憤怒。

無慘在研究過醫生為自己研製的藥物配方後,發現該葯的完成品需加入一種醫生稱之為「青色彼岸花」的植物,然而知道這種青色彼岸花生長的地方和栽培方法的人只有那位醫生。於是,無慘為了讓自己成為不老不死的最強怪物,便開始製造大量的鬼去替自己尋找青色彼岸花。

戰國時期

無慘在平安時代變成鬼之後又過了數百年,為了尋找能夠使自己成為完美生命體的青色彼岸花,鬼舞辻無慘在這百年間與日本各地製造了數不盡的眷屬。同時由於鬼四處作亂的緣故,有一群人加入了由產屋敷家族創立且自古就有的專門對抗鬼的組織——「鬼殺隊」。

但是僅僅是普通人類的鬼殺隊根本就無法威脅到有著強大異能的惡鬼,因此無慘也沒有刻意去消滅鬼殺隊,而是為了找到青色彼岸花或者能夠克服陽光的藥物而四處奔波。最終無慘找到了身患無藥可救絕症的優秀醫生珠世,並且利用了珠世那「想要看到孩子長大成人」的願望誘惑了她,最終遭到了無慘欺騙的珠世變成了鬼,並且在無法控制自己的狀況下親自手刃了自己的親人們。無意識狀態下親手殺害孩子與丈夫的珠世因此陷入了自暴自棄的暴走狀態,而無慘則利用著自己的力量完全控制了珠世。

然而鬼和鬼殺隊的鬥爭也並沒有停止過,從日之呼吸劍士繼國緣一那裡學習到呼吸法的鬼殺隊逆轉了這百年間一直被鬼壓制的局面,無慘大量的眷屬在這幾年間遭到了剿滅。但是無慘仍舊認為普通的人類不可能戰勝自己,並且在觀察鬼殺隊最優秀的斑紋劍士們之後察覺了鬼殺隊是通過犧牲壽命來換取力量,因此更加堅信身為完美生物的自己不可能被打倒。同時由於對呼吸法產生了興趣,無慘以永遠的生命為條件誘惑了繼國緣一的兄長繼國岩勝。而繼國岩勝由於想要足夠的時間成為身為天才的弟弟緣一,最終決定飲下鬼之血以克服覺醒斑紋的副作用,背叛了鬼殺隊並成為了無慘的部下黑死牟。

但是無慘的想法在不久後的某日發生了轉變,無慘在帶著珠世行動時在一片竹林中意外的遭遇了初始呼吸使用者繼國緣一。無慘一開始還認為緣一不過只是比其他呼吸法劍士強上一些,因此不加思索的就對緣一展開了攻擊。但是令無慘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繼國緣一不但輕易的化解了自己攻擊,並且以最強劍法「日之呼吸·十三之型」重創了自己。面對著繼國緣一那「你將人命都當成什麼了?」的質問,被憤怒和恐懼所支配的無慘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直接拋下珠世、將自己的身體分裂成一千八百多塊碎片四散逃去。儘管繼國緣一使出全力消滅了絕大部分的碎片,但無慘還是藉助殘存的碎片保住了性命。由於身上的傷口完全無法癒合而只能隱藏起來,無慘因此對那個彷彿就是為了打倒自己而誕生的男人感到了深深的恐懼,並且躲在暗中直到確定緣一死亡前都不曾在世人面前出現。同時因為對成為完美生物的渴望越加強烈,也是為了徹底消滅鬼殺隊,無慘決定創造十二隻最強的惡鬼「十二鬼月」。被無慘丟下不管的珠世在被緣一放走前將自己的所有信息都透露了出去,最後利用自己的醫學知識徹底擺脫了無慘的控制。

在黑死牟上報繼國緣一的死訊之後,無慘親自出面攻擊了鬼殺隊並徹底剷除了所有了解日之呼吸使用方式的劍士,最終斷絕了日之呼吸的傳承。雖然鬼殺隊和率領它的產屋敷家族雖然數次被惡鬼逼入絕境,但最終產屋敷家族利用了自己預知未來的獨特異能躲藏了起來,致使無慘再無法尋獲鬼殺隊本部的下落。

鬼滅之刃 無慘 鬼王 鬼舞辻舞慘-戰國時期江戶時期

在江戶時代的近三百餘年間,無慘為了製造優秀的部下而不斷在日本各地遊走,並且強迫或誘惑等方式將自己中意的人類變成強力的鬼,最終組成了十二鬼月的基本雛形。
在此期間,無慘本人先後完成了以下幾件事:

1:由於在沒有配置眷屬的地方出現鬧鬼傳聞,無慘便為了查看狀況而親自前往當地。在那裡他遭遇意志已經瀕臨崩潰、為了復仇而大開殺戒的狛治。儘管對於傳聞的真兇不過是個人類感到無趣,但無慘還是由於看中狛治的實力而強行他變成了鬼,而狛治在變成鬼後失去了記憶,並且依靠著僅存的變強執念成為了猗窩座。

2:遭遇了年僅二十卻絲毫沒有人類應有感情的童磨,由於十分中意的關係而賜予童磨鬼之血。

3:刻意跑到大牢里找到了因殺人、盜竊等罪名而被判處死刑的罪犯半天狗,由於對半天狗的扭曲觀念十分中意,無慘便賜予他自己的血液越獄,鬼化的半天狗隨即殺死了奉行。

4:在一個小漁村裡遇到了玉壺,由於看中了玉壺殘忍的個性和變態的興趣,因此將自己的血液賜予了他。

5:在童磨晉陞為上弦之貳之後,無慘在童磨的舉薦下賜予了妓夫太郎和墮姬兄妹自己的血液,更加強化了他們二人的實力,並且讓他們接任了童磨原本的上弦之陸。

6:遭遇了與自己過去狀況接近的少年累,由於在累身上看到了過去那個病懨懨的自己,無慘便將自己的血液賜給累使他獲得了強健的身體。但是累在之後卻因為殺死父母而陷入了無法接受現實的狀態,無慘便表示犯下錯誤的是沒能接受累的父母,籍此引誘累逃避現實並正式成為自己的部下。

7:由於下弦之陸·響凱由於天賦不行而無法繼續變強,無慘便直接剝奪了他的數字、並將他逐出十二鬼月之列。

初入鬼殺隊篇

大正年代的無慘經營著自己的貿易公司,由於直到大正都一直找不到青色彼岸花的關係,無慘決定實驗性的製造能夠克服陽光的鬼,並且在於宿驛行動時襲擊了住在深山的灶門一家,同時實驗性的將自己的血液注入了他們的體內。最終無慘在誤以為他們全都因為承受不住而死後便離開了,但是實際上長女灶門禰豆子卻憑著對無慘的憎恨承受住了無慘的鬼血,而這家的長男灶門炭治郎則因為不在家而躲過一劫。

入隊選拔篇

將灶門家滅門兩年之後,無慘化名為月彥,作為一家貿易公司老闆與人類女子麗和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兒生活在一起消磨時間。

與妻女一同在淺草逛街時意外的遭遇了日之呼吸的最後傳承者灶門炭治郎。由於認出了炭治郎佩戴的耳飾是繼國緣一的東西,無慘便刻意將路人變成鬼引發了騷亂並藉機離開。同時從炭治郎的行為中回想起了自己被繼國緣一逼近絕境的恐怖回憶,無慘因此決定除掉灶門炭治郎。

隨後無慘找借口支開了妻女,並且為了召集部下而進到了一個人煙罕至的小巷。但是無慘卻在小巷中遭到了三個混混的糾纏,儘管無慘一開始並不想發生糾纏,但由於其中一人聲稱自己看起來「臉色慘白,像是命不久矣」,被戳中心中最大痛處的無慘隨即便以極其殘忍的方式依次殺死了三個人,隨即召來距離最近的朱紗丸和矢琶羽這兩隻自以為是十二鬼月的鬼去刺殺炭治郎。

鬼滅之刃 無慘 鬼王 鬼舞辻舞慘-入隊選拔篇柱眾審判篇

由於下弦之鬼的實力實在太過弱小,不但無法起到實質作用還在百年間更迭了數次,最終由於下弦之伍·累遭到水柱·富岡義勇的斬殺,對於下弦存在意義徹底失去信心的無慘因此決定撤除下弦,並且命令鳴女將十二鬼月的下弦全員召集至無限城當中。

由於讀取了下弦之陸·釜鵺的想法,怒火中燒的無慘因此一口氣把釜鵺、零餘子、病葉、轆轤四鬼全部處死,但由於下弦之壹·魘夢對於自己行為沒有感到絲毫畏懼,無慘因此相中了魘夢。在給予魘夢血液之後下達了刺殺灶門炭治郎的命令。

無限列車篇

為了製作能夠克服陽光的藥物,無慘刻意化生成孩童的姿態作為養子潛伏到了一個經營製藥廠的富商家庭,並且試圖調配出能夠使自己不再懼怕陽光的藥物。

在感應到魘夢已經在無限列車被消滅後,無慘命令了正在附近行動的上弦之叄·猗窩座趕去現場剿滅所有鬼殺隊劍士。

但由於猗窩座為了躲避陽光而只打倒了炎柱·煉獄杏壽郎一人,最終無慘因為猗窩座沒有殺掉炭治郎與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而大發雷霆,在斥責猗窩座辦事不利的同時表示自己對他非常失望後讓他退下了。

吉原篇

前去吉原的無慘檢查了上弦之陸·墮姬的的狀況,並向其下達了消滅脫離了自己控制的禰豆子的命令。

在墮姬與妓夫太郎被消滅後,無慘令鳴女召集其餘的五位上弦前往了無限城。無慘現身時,僅有黑死牟察覺到了其的到來。

現身後的無慘擺弄著實驗儀器,似乎是在研究能讓自身克服陽光的藥物。

接著,無慘向眾上弦表示:妓夫太郎之所以會輸,全都是因為被墮姬拖了後腿,並認為上弦之陸兄妹是殘留了太多的人性才導致了失敗。

同時,上弦們不但一直尋找不到青色彼岸花,甚至就連產屋敷一族的蹤跡都找不到,以至於一直未能剿滅產屋敷家族,讓無慘感到十分不滿。而在這百年間,上弦儘管不斷地屠殺著柱,但也無法對鬼殺隊的根基產生多大的動搖。因此無慘表示自己甚至已經開始懷疑上弦存在的價值。

隨後,上弦之伍·玉壺向無慘表示自己找到了青色彼岸花的消息。但無慘正因上弦被打倒而在氣頭上,因而警告玉壺不要將未經確認的消息上報,並將其頭扯下、作為懲罰。

在冷靜下來後,無慘又要求玉壺和上弦之肆·半天狗一起行動,前去鍛刀人之村確認青色彼岸花的情報。

鍛刀人之村篇

當無慘正以幼童姿態正在家中讀書時,他恰好通過半天狗死前發出的信息得知灶門禰豆子克服了陽光。興奮之下的無慘認為自己不需要通過人類途徑製作克服陽光的藥物,也沒必要接著尋找青色彼岸花了,於是無情殺死了對自己視如己出的製藥富商養母,一邊自言自語無慘一邊解除了擬態,殺死了大聲叫喊的女僕。

之後,無慘將剩下所有的鬼都集中到了無限城,開始計劃一舉消滅產屋敷一族並抓到禰豆子,使自己也能克服陽光。

鬼滅之刃 無慘 鬼王 鬼舞辻舞慘-鍛刀人之村篇柱指導期間

不久後,無慘命令新任上弦之肆·鳴女利用血鬼術獲取鬼殺隊本部的位置,而自己也借著鳴女的血鬼術來監視著幾乎所有鬼殺隊成員的動向,確定鬼殺隊成員的位置,以此來完成將鬼殺隊全員拉入無限城剿滅的計劃布局。

在此之後,無慘親自前往了產屋敷宅邸,與重病在床的產屋敷耀哉對峙。在與其一番對話後,無慘被其捨命引爆炸彈重創。

緊接著,無慘又立即被珠世偷襲,並被其植入了變為人類的葯,但無慘隨即便反手將她死死地困在自己身邊。隨後,無慘被趕來的岩柱·悲鳴嶼行冥用流星錘打爆了頭顱,但由於自己早已突破了限界,因此完成了頭部的再生而依舊未死。

之後,在面對全體七柱和炭治郎等人的夾擊時,無慘命令鳴女按照先前確定的鬼殺隊本部位置,將自己周圍的所有鬼殺隊隊員全部打入了無限城中。同時,無慘本人也帶著被自己困住的珠世進入了無限城中,以血鬼術變化出了巨大的肉球型態的繭並藏身其中,意圖以此拖延時間來分解變回人類的葯。

無限城篇

進入無限城後,無慘化為了繭的樣子躲在了無限城深處,並命令黑死牟、童磨、猗窩座、鳴女、獪岳等五大上弦和無數下弦水平的鬼務必阻攔鬼殺隊成員的行動,而自己則專心分解體內的變回人類的葯。

在童磨,猗窩座,獪岳都被打倒後,無慘通過細胞給黑死牟下達了命令,詢問黑死牟的戰況並要求他阻攔正在尋找自己的鬼殺隊劍士,絕不能讓他們到達自己那裡。結果卻恰好被吞食了黑死牟斷刀的不死川玄彌聽到……

最終,在黑死牟也被消滅之後,無慘終於完全分解了自己體內的變為人類的葯,並獲得了對於此葯的抗性。隨即他便破繭而出,不僅殺死了一直被自己困住的珠世,還消滅了自己周圍所有的鬼殺隊劍士,並將他們完全吞噬以迅速恢復體力。

此刻,已經成為了完全體的無慘正式宣告:現在就是徹底滅亡鬼殺隊的時刻!……

決戰

在宣布決戰開始後,無慘便命令鳴女發動血鬼術,將已經打倒了猗窩座的炭治郎和義勇強行傳送到了自己面前。但是,在看到兩人面對自己那無比憤怒的樣子時,無慘卻覺得很無趣。

接著,無慘極為平靜地向兩人表示,鬼殺隊真是太纏人了,每個人都要找自己復仇,讓自己很是厭煩,明明只要他們自己倖存下來不就可以了么。無慘的這番話,讓炭治郎和義勇十分不解。

隨即,無慘開始輕蔑地詢問眼前的兩人:「被我所殺的人,就跟遭遇了天災而遇難其實沒什麼兩樣,根本不必去深究,畢竟人死不能復生,自己安安穩穩過日子不就夠了?何苦要向我來複仇呢?」

接著,無慘便指出:一般人是不會蠢到來向自己尋仇的,只有像鬼殺隊這樣的瘋子才會選擇犧牲生命,為了所謂的「家人」和「朋友」而這麼做,跟這樣的組織戰鬥真是讓自己覺得厭倦,因此才必須得跟鬼殺隊做個了斷。

此刻,再也聽不下去的炭治郎,終於意識到無慘根本不懂人類的羈絆。隨即,已經被激怒到了極點的他,對無慘冷冷地說道:「你是……不配存在於這世上的生物!」……

鬼滅之刃 無慘 鬼王 鬼舞辻舞慘-決戰

語罷,無慘便將手臂異化成了刺鞭的形狀,朝炭治郎和義勇發動了進攻。二人在不斷躲避刺鞭的同時,始終在努力尋找著時機進行反擊。接著,炭治郎抓住了無慘進攻的間隙,趁機突進到了無慘身邊,想要對無慘發出斬擊。但無慘早就察覺到了炭治郎已經近身,於是便在一瞬間將刺鞭的形狀改變,纏繞在自己周圍,形成了漩渦狀的防護,不僅輕鬆化解掉了炭治郎的攻勢,還成功將他的右眼劃傷。

隨即,無慘通過自己的細胞獲取了鳴女的視野,想要觀察鳴女那邊的戰況。當從鳴女的視角中,看到了甘露寺蜜璃和伊黑小芭內二人都已經被殺死時,無慘便放下心來準備專心對付炭治郎和義勇,並加快了刺鞭的攻擊頻率。就在炭治郎因右眼失明而無法及時閃避無慘的刺鞭時,本來應該已經「死亡」的蛇戀二柱卻突然打破牆壁沖了出來,並救下了炭治郎。看到眼前活著的二人,無慘感到既惱怒又疑惑,於是便透過細胞大聲質問鳴女她到底在幹什麼。但讓無慘沒想到的是,此時的鳴女已經被滿懷恨意的愈史郎所操控了。

此時,由於失去了鳴女的控制,無限城逐漸開始崩壞。同時,無慘聽到了愈史郎那無比悲憤的怒吼:「無慘,你犯下了世界上最深重的罪孽……那就是將珠世小姐從我身邊奪走……從現在開始,我要把你轟到地面上去!」

隨後,無慘在無限城開始搖晃的情況下與四人交戰。期間,無慘一直試圖從愈史郎手中奪回對鳴女的控制權,愈史郎的手被無慘的細胞侵蝕,努力與無慘對抗著。同時在無慘分神奪回控制權時,柱們一齊發起了進攻,導致無慘始終無法集中注意力奪回控制權。在意識到無法在這種情況下奪回鳴女的控制權後,無慘便乾脆直接抹殺掉了鳴女,意圖利用鳴女的死亡令無限城崩壞,將鬼殺隊全員壓死。但愈史郎仍利用鳴女僅存的活性細胞,努力地將無限城朝地面抬升。

與此同時,炭治郎、義勇、伊黑、蜜璃四人一直艱難地與無慘周旋著。在化解了義勇和伊黑髮出的合擊技後,無慘使用刺鞭一擊擊中了炭治郎的肩部,將其打倒在地。隨即,無慘便打算利用刺鞭解決掉走神了的甘露寺蜜璃,但卻沒有注意到站起身來的炭治郎,結果被炭治郎投擲出的已故隊員的斷刀刺穿了頭部。正當憤怒的無慘回頭怒視炭治郎之際,無限城也在此時衝出了地面,並徹底崩塌。無慘以及鬼殺隊的眾人因此全部脫出了無限城。

明月高照,夜晚還未結束。但是,決戰的舞台,終於來到了地面上……

此時,無慘與鬼殺隊眾人已經置身於一座繁華城市中的某條街道上,而距離日出大約還有一個半小時。為了不讓無慘再次逃脫,鬼殺隊的新任當主產屋敷輝利哉因此不得不通過鎹鴉對鬼殺隊全員下了死命令——拼盡全力,務必阻止無慘逃離,哪怕拼上性命!

於是,以水、蛇、戀三柱為首的鬼殺隊劍士們,開始義無反顧地沖向了無慘。然而,已經進入了完全體的無慘早就已經不害怕日輪刀的斬擊了。看穿了鬼殺隊的計劃便是意圖拖延時間的他,因此感到了索然無味。但二話沒說,他還是重新將雙臂化作了刺鞭,並從背後伸出了無數繩索般的觸手,開始橫掃整個戰場。

緊接著,面對水、蛇、戀三柱的合擊技,無慘僅僅是用刺鞭便擋下了三人的劍技。而伊黑對無慘使出了專門用於斬首的蛇之呼吸·三之型,卻發現自己的刀在斬進無慘的脖子後,直接陷進了肉裡面。隨即,三人便被無慘用刺鞭彈開。此時,伊黑才意識到,脖子在受到了斬擊的瞬間便完成了再生,這便是已經無限接近於完美生物的無慘的恢復能力,除了陽光之外,已經沒有任何方法能夠徹底殺死無慘。

此時,三柱因為距離無慘過近而已經來不及抵擋無慘使用刺鞭和觸手發出的猛烈攻勢。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許多鬼殺隊的普通成員用自己的肉體之軀替三柱擋下了這致命的一擊。隨後,又有更多的普通劍士在犧牲者的號召下,為了保護三柱,開始前仆後繼地朝著無慘衝去。但是,對於已經成為了怪物的無慘而言,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僅僅是相當於過來給自己送餌料來的而已。很快,所有衝過來的普通隊員都無一倖免,在甘露寺蜜璃的哭喊聲中,被無慘使用刺鞭輕鬆削成了數段。

與此同時,尚在遠處、已經受了重傷的炭治郎在目睹了這悲壯的一幕後,也準備強忍著疼痛朝無慘那邊趕去,但沒跑幾步便失去了平衡而跌倒在地。同時,他的右眼處也產生了異樣的變化,開始嚴重腫脹。看見了這一幕的無慘,一面繼續迎接著鬼殺隊眾人的攻擊,一面開始替眾人解說起來。原來,無慘先前就利用自己的刺鞭,在進行攻擊的同時將自己的血液注入了炭治郎以及鬼殺隊眾人的體內。由於自己的意志,鬼之血液不會將鬼殺隊眾人變成鬼,但猛毒一般的血液會瘋狂地破壞人體的細胞,讓人的身體崩壞而死。隨即,鬼舞辻無慘開始輕蔑地宣布:「灶門炭治郎已經死了!」

隨後,無慘加強了對三柱的攻勢,而先前就已經受傷的蜜璃成為了無慘的新目標。無慘連續的刺鞭攻擊讓蜜璃逐漸難以招架,還被連續劃傷了好幾次。而就在此時,岩柱·悲鳴嶼行冥及時趕到,使用流星錘擊退了無慘的刺鞭。而風柱·不死川實彌也在此時突然出現在了無慘上方,朝無慘扔出了數瓶燃油,利用無慘的刺鞭將油瓶擊碎的瞬間產生的火花,成功將無慘整個人點燃。雖然火焰對於無慘無效,但也著實讓他難受了一回。

趁著岩風二柱加入戰局、拖住無慘之際,義勇給村田下達了指令,讓他將昏迷不醒的炭治郎拖離戰場,去找愈史郎替其療傷。而面對全體五柱的夾擊,無慘毫不落於下風。隨著黎明越來越近,越來感到惱火的他開始大幅加強了攻勢,他的刺鞭揮動的速度之快,就連開啟了通透世界的悲鳴嶼行冥也難以跟得上節奏,五柱因此一同被無慘逐漸地壓制住。很快,有傷在身的甘露寺蜜璃便招架不過來了。就在她準備沖向無慘捨命一搏之際,她被無慘的刺鞭狠狠地擊中,被削去了左肩和左臉頰的一部分。看到蜜璃受傷的伊黑,在義勇、行冥與實彌的掩護下,不顧一切地衝過去救下了蜜璃。但是無慘的這一擊著實令眾柱都吃了一驚:明明甘露寺已經避開了攻擊,卻還是被擊中了。

鬼滅之刃 無慘 鬼王 鬼舞辻舞慘-決戰

在委託普通隊員將蜜璃帶去愈史郎那裡接受療傷後,伊黑小芭內解掉了一直纏在嘴上的繃帶,懷著必死的決心,再一次朝無慘沖了過去……

伊黑小芭內以萬鈞之力開啟了赫刀,隨後不死川玄彌以及富岡義勇、悲鳴嶼行冥也獲得了赫刀,同時嘴平伊之助、栗花落香奈乎、我妻善逸也參與與無慘的戰鬥,本以為直到黎明為止可以壓制住無慘,但是隨著無慘的爆發,所有人都被一瞬間擊敗。在栗花落香奈乎即將被殺之時,炭治郎及時蘇醒,用日之呼吸·輝輝恩光救下了香奈乎,在一隻眼失明、身中劇毒、體力不支的情況下獨自與無慘進行對決,堅持使用在夢中領悟貫通的、由不斷循環日之呼吸的十二型組成的日之呼吸十三型,穿過無慘的攻擊,不斷斬擊無慘體內的心臟和大腦直到黎明。無慘發覺炭治郎的體力在不斷下降,招式的精度也不斷下降,而眾柱和炭治郎的實力與當初碾壓自己的繼國緣一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為什麼解決他們還要花費那麼長時間?於是無慘對體內珠世參與的細胞進行拷問,被反諷:「我才不說,就用你那多餘的大腦思考一下怎麼樣?」後無慘直接捏爆由珠世細胞組成的頭,閱讀珠世細胞里殘留的記憶,知曉自己體內能讓鬼變為人的藥劑乃是複合藥劑,一旦被分解,就會變成可以使自己衰老的藥劑,這種由珠世製作的藥劑,一分鐘就可以使無慘衰老五十歲,扣除藥劑發作的時間,無慘也至少衰老了九千歲,由於衰老,自己的速度也在不斷下降,甚至於無法迅速擊殺炭治郎。

目前身體上仍舊留有四百年前繼國緣一的赫刀斬擊留下的傷痕,是身體的弱點所在。(經歷漫畫193話和194話之後緣一的戰力再次被無限拔高,面對四個開啟了斑紋的柱以及不弱於柱的香奈乎,還有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的聯手進攻,衰老了九千歲、達到一萬歲的虛弱版無慘將他們瞬間全部擊敗,而四百年前戰鬥力正處於全盛期的無慘卻被緣一以當場領悟的日之呼吸十三型瞬間斬落頭顱,當代的柱的赫刀可以對別的鬼的再生起到阻礙作用,但對無慘基本上無效,而緣一的赫刀卻能完全阻止無慘的再生,之後無慘被迫分裂成一千八百塊屈辱逃亡,且哪怕是經過了四百年,無慘仍舊無法完全消除緣一當年的赫刀所留下的傷痕)面對即將來臨的破曉,無慘迫切地希望逃脫卻被炭治郎以命相攔,被釘在牆上卻仍進行瘋狂反撲。之後為了防止自己被陽光曬死,不斷增值自身,化為「巨嬰」將炭治郎「吞入」其身體內,並試圖鑽入地下躲避陽光。最後被岩柱,蛇柱,水柱,風柱,炭治郎還有隱拖住,被陽光曬死。

死前將自身全部力量都給了已經死亡的炭治郎,希望繼承了他細胞的炭治郎能實現他永生的夢想,並且順便消滅鬼殺隊。炭治郎雖然克服了陽光並且化身成新的鬼之王陷入暴走狀態,卻仍舊在鬼殺隊眾人的努力下恢復了理智。最終炭治郎脫離了無慘細胞的控制並回到了夥伴們的身邊。

文章來源:鬼滅之刃角色介紹|鬼王|鬼舞辻無慘|資訊 

分享 33 次閱讀 | 0 個評論

評論